第45章 第45章(1/2)

    看最新章节就到235中文网

    “别理他, ”刘夫人拍拍丈夫的肩,让他适可而止,“工作要紧。”

    “下月吧,”苏袂道, “这个月请假有些多。”何止是多呀, 根本就没上几天班。

    “下月我带念营、念辉来看您和舅妈。”

    刘家晟这才缓了脸色, 拿箱子给苏袂装了画报、画册、颜料、宣纸、各式毛笔和一些简单易懂的书籍, 另有字贴一本,“回去,把字也练练,字、画向来不分家。”

    “是”苏袂恭敬接过, 出去放在自行车旁, 走时好带。

    刘夫人看了看时间, 便去了厨房,她上午在学校跟人借票, 找人买了肥瘦相间的五花肉、青鱼、小母鸡、嫩豆腐。

    苏袂放好箱子,过来帮忙,刘夫人温婉笑道:“想吃什么菜式舅妈给你做。”

    苏袂见小母鸡在她手里挣扎得厉害, 忙上前接住, 另一只抚过它的肚子,下意识摸了下, “舅妈,它还下蛋呢。”

    “别杀了。”说罢,不等刘夫人反应过来,在厨房寻了个盛菜的竹筐, 将里面的几把小青菜拿出来, 拎着出了厨房, 倒扣着要母鸡罩在了下面。

    “舅妈,有碎米吗,给它撒一把。”

    刘夫人有些失笑:“专门买来给你和小瑜补身子的。”

    “心疾不用补,”苏袂自个儿在厨房寻了把碎米,撒进竹筐,“小瑜人小,也吃不了几口,倒不如留着下蛋,您煮给舅舅吃,我看他才需要多补补呢。”

    “行,知道你孝顺。”刘夫人笑了笑,转身又寻了块腊肉添上。

    这边两人说说笑笑忙和着,另一边书房,刘家晟爱惜地收起苏袂画的两幅小画,拿了个木雕猴儿给小瑜玩,弯腰去抱小泥炉。

    赵恪放下小瑜,小家伙这几天在医院没少练习,已经能走几步了,只是踉踉跄跄的不稳。

    “我来,”赵恪接过小泥炉,拎起精致的炭篓,“放哪”

    刘家晟一指院里玉兰树下的石桌石凳,“那。”

    说罢,拿了乌龙茶,牵起小瑜儿的手跟着出了书房。

    小泥炉放在石桌上点燃,坐上水,赵恪又去书房拿了茶盘茶具。

    水沸,赵恪在刘家晟的指点下,泡了壶茶,两人一边喝茶,一边逗着小瑜儿聊上几句,说着就说起了今天在家属院打包,寄东西给苏家。

    刘家晟跟苏家人相处过几日,谈到苏老爹,熟络里带了丝尊敬:“苏老哥为人大气,又有几分直脾气,当年建业跟小梅成婚,林成良工作忙没伸头,陈美如给寄了身红衣裳,还不是小梅的尺码,他就觉这对亲家不行,怕闺女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受了气,便留了小梅在身边。”

    说到这,刘家晟看着对面的赵恪,不免就有几分担心:“小赵,感情不是两个人的事,你家那边”

    赵恪那天求娶,决定很是仓促,至今还没来得及跟父母那边通气,如今被刘家晟陡然问起,一时有些哑然,不过倒也反应极快:“我会跟我父母好好沟通的。刘伯不用担心,我父母不是林成良、陈美如,他们从不插手我们小家庭的事,再加上距离远,几年不见一面的,便是生活习惯有什么不合,也不会说容不下,胡乱挑刺。还有,您要相信,小梅为人处事的能力。”

    “嗯,这次见,小梅是长大了,”刘家晟笑道,“刚见时,还是一团孩子气”

    想到这成长的代价,刘家晟不觉止了唇边的笑,眼里露出伤感来。

    赵恪默默地端起茶壶,为他继上茶。

    刘家晟很快反应过来,忙收拾了心情,转而问道:“阿姐的房子收回来了,你们准备怎么处理要是留着,最好还是找个看门的,一来有人打扫,二来房子不能没点人气,不然容易衰败;要是想卖”

    “不卖,”赵恪摇了摇头,“刘同志留下的东西,不能什么也不给孩子们留点在身边。留着,待过个几年,念营、念辉上初中、高中,不想住校了,收拾收拾,也有个去处。”

    刘家晟瞪他:“上学来家住,去那空落落的院子干嘛。”

    缓了缓了,刘家晟又道:“那宅子是阿姐后来置办的,她也没住几天,现在又被那伙人糟蹋得不成样子,叫我说,还真不如卖,添点钱,给两个孩子重新买座新宅。”

    “刚出了事,那宅子卖不了几个钱,先放着吧,”赵恪道,“等念营、念辉大了,看他们的意思。至于新宅,过段时间再添,现在办有些打眼。”

    刘家晟想想也是,遂便点了点头。

    “对了,伯父,”赵恪声音低了两分,“那宅子的秘室您去过吗”

    刘家晟点点头:“你们今天去了”

    “嗯。”

    “没出什么事吧”刘家晟担心道。

    “看来您是知道些什么了”赵恪笑道。

    刘家晟点点头:“红军有一次回来,查觉到陈美如在打阿姐嫁妆的主意,他待在家的时间有限,转移是来不及了,就想整改一下秘室,先藏一部分过去。哪知,会不小心触到机关。那宅子买时也就是普通的价格,秘室看着也就是稍有家底的人家自建的,谁能想到里面会另有玄机。不过,究竟有什么,红军没说,隔天他就被急招回部队了。”

    刘家晟说罢,上下打量了番赵恪:“没受伤吧”

    红军那样的身手,措不及防之下都伤了手臂。

    赵恪摇了摇头:“没有。”

    “那秘室,还是封了吧”刘家晟道,“免得哪天再有人闯进去,伤了性命。”

    赵恪想到自己查看时,石板缝里浸染的血迹,只怕已有人伤命在那了,而且不止一个,“好”

    用罢饭,两人带着小瑜告辞,刘家晟跟夫人一直送到胡同口,才在苏袂下月过来住几天的保证下,停止了送行的脚步。

    赵恪骑车把苏袂和小瑜送回医院,转身找人寻了沙土水泥,连夜过去封了秘室入口。

    随之给部队后勤打了个电话,借卡车。

    对方接到电话,气得直骂,“赵恪,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借车不会早说”

    赵恪原是打算找季书记或是警局局长借车的,后来想想,借了还要送回来,遂便临时决定让王红志开车过来,“一条大生产。”

    “两条。”对方讨价道。

    “行不过,要劳烦你给王红志传个话,让他明早开车来市委家属院。”

    赵恪、苏袂不在,宋政委又忙,这几天,一直是王红志在赵恪家,陪着赵瑾、林念营和小黑蛋睡觉,白天给送到王家。

    接到后勤递来的通知,已是夜里11点多了。

    赵瑾被敲门声惊醒,问关门回来的王红志:“小王叔,是爸爸和苏阿姨要回来了吗”

    “嗯,你爸让我明早,开车去接他们,”王红志走到床边问道,“要解手吗”

    赵瑾摇了摇头:“不用,你快睡吧。”

    林念营在对面的小床上默默翻了个身,摸索着给身边的小黑蛋掖了掖被子。

    凌晨四点多,王红志便悄悄起了床,去王家跟王营长说了一声,就开车出了部队。

    到市委家属院,赵恪已拎着早餐等着了。

    赵恪跟门卫打了声招呼,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拍了拍王红志的肩:“辛苦了”

    王红志咧嘴一笑:“这才哪到哪呀。给我买的早餐吧,副团你也太见外了。”

    说着,已打开赵恪放在前面的饭盒,抓了个肉包啃了起来。

    “右转,第五家,”赵恪偏头见他这样,止不住训道,“好好开车到了再吃。”

    “嘿嘿,山路咱都开了,这平坦小路,开起来还不跟玩儿似的,副团你放心吧。”

    赵恪瞪他:“几天不见,皮痒了。”

    王红志脖子一缩,两口吞下包子,又手扶着方向盘,坐正了身子。

    两人迅速地搬完东西,里里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