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1/2)

    看最新章节就到235中文网

    数个模样打扮皆不打眼的汉子, 从镇南王府后门出来后,就迅速没入市井,分散去了京城内的酒肆赌坊勾栏院等三教九流之地。

    入夜, 府上的后门再次打开, 外头进来的人悄无声息的去了后殿。

    晋滁猛推开窗屉, 让外头的深秋夜风扫来, 刮散些他内心几欲疯起的杀念。

    殿外夜色浓重,月影移墙。

    对面厢房已早早熄了灯,昏昏暗暗的一片, 不见温暖氤氲的灯光,也不见窗边倒映的清瘦剪影。

    案上红灯摇曳, 晃动在他那情绪不明的面容上,照的他侧边脸上一片残红。

    “碎嘴的还有那忠勇侯府的人”

    太子冷不丁的沉声发问, 却让田喜心头猛地一跳。

    饶是这话里的语气没有太多情绪,可他主子既然单独将人挑出来,那就意味着不想善罢甘休了。

    “是忠勇侯府三房的庶五子。”

    田喜低声回过话后就敛声屏气的立那。

    果不其然, 他话刚落,就听太子冷笑了声。

    “看来平日里,他们府上没少非议孤。否则,也不会连区区个庶子,都敢在外头对孤的私事指手画脚, 张狂妄言。”

    田喜愈发躬身,没敢再应声。

    朝中旧臣本就不受太子待见,偏有些人不懂收敛还不明智, 戳了太子的心窝子却不自知。

    瞎蹦跶的欢,殊不知这是在给自家铺着死路。

    晋滁压着情绪的眸光方从对面那紧闭的厢房门窗上收回,转而看向身旁的田喜。

    “这些流言蜚语, 你之前可有耳闻”

    田喜的头皮骤然一紧,惊得噗通声就跪下来。

    “奴才,奴才是不知的。”

    晋滁冷冷盯视着他。

    田喜顶着那骇人目光,急急解释:“奴才这张脸,京城那些贵人们哪个不认得远远见了奴才过来,各个嘴闭的就跟个葫芦似的,那些个腌臜话哪里敢让奴才听半耳朵”

    “真的”

    田喜忙道:“殿下明鉴,奴才待您忠心耿耿,断不敢欺瞒殿下半句,实在是不知外头那些”

    话未说完肩膀猛地一痛,却是被人给狠辣的踹了脚。

    田喜嘶了声,却没敢痛呼,反应过来后就一骨碌爬起,战战兢兢的跪伏于地。

    “田喜,你什么时候学会对孤撒谎了。”

    “奴才错了。”

    田喜不敢再隐瞒,抖索着如实道:“奴才之前随殿下去教坊时,有那么几回因要嘱咐鸨母事情,就在教坊里耽搁了些时间。里头寻欢的客人大概是当奴才们都随着殿下离开了,遂就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有时候声大了,奴才难免就能隐约听到些”

    顶着上面愈发冷厉的目光,田喜只能硬着头皮接着道:“大多也是市井里流传谣传的那些话,譬如对夫人品头论足的,还有诋毁夫人德行的。”

    田喜的话还是没敢如实说的太详,可晋滁的脑中却已能将这语焉不详的话语拼凑成更加详细的内容。

    他可以想象出那些嫖客的污言秽语,能想象到他们如何用那狎戏的语气对她品头论足,从容貌,到身子,甚至到榻上功夫。

    他猛地后退两步,跌坐在椅中。

    胸口好似堵了口火,闷的他呼吸困难,又烧的他隐痛,生怒,又发恨。

    却不知是恨人,还是怒己。

    凤阳的话不啻于一道雷电,霍然劈开他为她所营造的温情表象,将她正经历的劫难径直摊开在他面前。

    他甚至有些不敢去想,若外头针对她的这些不堪入耳的话,哪日落入她的耳中,她该是何等反应。

    未出阁时她是尊贵的高门嫡女,出嫁后是清贵的御史夫人,如今落入他手中,却被折辱成了旁人口中可以任意轻贱的官妓。

    若这是他对她的报复,那目的便已达成了。

    然而,这可真是他想要的

    晋滁猛地抬手扶住额头,咬牙狠抵住那好似欲炸裂的痛感。

    当日他将她打入了教坊司,有多少是恨,又有多少是嫉

    他欲逼她承认过往选择的错误,逼她一无所有,逼她认清现实向他俯首,可就单单为了年少时候的不甘心

    并非。

    这一回,他不得不开始正视自己待她的感情。

    纵是不愿承认那又如何他放不下她,他待她依然是旧情难忘。

    他闭眸突然嗤笑了声,不知是笑人,还是笑己。

    田喜听得心惊胆颤,又为自己辩解了声:“之前是怕殿下听后生怒,所以奴才就私自将这事瞒了下来。不过奴才也威吓了那几个不知死活的人,料定他们不敢再胡言乱语。”

    晋滁回过神,睁了眼望向田喜,眸底闪烁寒光。

    “口头上的威吓,远不及杀伐来的见效。”

    田喜的呼吸瞬间凝滞。

    “明早你就带着孤的亲兵出去,将那些不知死活的狂徒,一个不落的全逮了。” 晋滁声音愈冷:“关一批,杀一批。日后谁敢言半句,孤就割了哪个舌头”

    翌日早朝,太子党派弹劾忠勇侯的折子就上了御案。

    圣上展开奏折看过。

    不谨、无为、浮躁、才力不及。

    这针对官员降职或革职的六法里就占了其四。

    圣上往队列里那惊惧不安的忠勇侯那看过一眼。

    若不是那忠勇侯正值壮年又身体康健,只怕这折子里还会加上年老、有疾两项。

    圣上不着痕迹的扫过队列最前的太子,而后将手里奏折搁在御案,抬手捋过花白的胡须。

    “忠勇侯,对于刘爱卿所奏,你有何话说”

    忠勇侯迫不及待的出列辩解:“臣”

    “微臣另有本奏。”

    这时右侧文臣列队执芴走出一人,双手呈递奏折对圣上深拜。

    “微臣要弹劾忠勇侯侵占田地、贪墨等侵蚀罪五条,包庇族人打死人、银钱通路令人替代顶过等欺罔罪三条,另有渎职罪七条,望圣上明察。”

    众臣无不暗下倒抽口气。

    第一道奏折至多不过让人降职或革职,可这第二道奏折,却是奔着人身家性命去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