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褪色的记忆(1/2)

    看最新章节就到235中文网

    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比较大,表明自己的想法和要做的事跟我们没有冲突,也不图谋天门之事。

    我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陈欧就道:“如果他是共用魔魂,却各自拥有不同的记忆,那我们可以接触完十二个人,到最后,可以摊牌,直接询问,你们觉得如何?”

    沉思良久,我觉得陈欧的办法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于是道:“那就要看你这张嘴了。”

    夏天道:“我带的酒,管够。”

    陈欧还算有点自知之明,“有啥办法,你看我们几个一起出道,结果到头来,一个成了半仙,一个成了那啥门主,剩下一个更牛逼,都不知道继承了什么力量,没办法,我只能靠嘴了,不然跟你们站在一起,都会觉得自己无用。”

    我无语的没有接话,夏天开玩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难得,你还有自知之明!”

    陈欧翻了个白眼,正要跟夏天斗嘴,张萌萌突然拉开木屋的门,他手里拿着破阵的罗盘,只不过此时的罗盘上,无数的机括发生了变化,构筑出了跟我在中年樵夫灵台所见的魔纹一样的纹絡。

    我冲过去,看见他手里的东西,惊喜的就道:“成了?”

    张萌萌面色憔悴,略微失望的冲我摇了摇头,“只是有其形,却无其用,阵法的核心不在于如何构筑,而是魔气!”

    陈欧过来刚好听到这话,拍着胸脯道:“瞧见没,你们在厉害能有屁用,最后还不是得靠我!”

    听说构筑阵法的核心在于魔气,我心是一沉,就算陈欧真的能说服那魔头,我的身体能承载魔气?又或者说魔气能在我灵台内存在?

    这个问题现在看不出来,但我觉得他一定会成为最后的阻碍。我略有些失望,不过这种死亡只在心里,脸上还是表现出乐观的道:“如此甚好,剩下的就看陈欧的本事了,萌萌,你也累了几天,赶紧好好休息一下。”

    张萌萌是真的累了,任由他修为提升,这种没日没夜消耗精力,他也吃不消,听了我的话,点头道:“我能做的就这些了,剩下的就看你们的了。”说完把罗盘递给我,转身就回木屋休息。

    罗盘上是他推演出来的阵法,复杂且繁琐,即便是完整的放在我们面前,还是很难看懂。

    夏天观察了一下,起身道:“不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接下来就看陈欧的了。”

    接下来几天,陈欧定时在湖边拦截中年樵夫,足足十天,那十二个人也刚好轮了一圈,下一个,就是直接在我面前显化魔气的人,我有些担心和他结仇,对陈欧是千叮万嘱。

    但几天下来,陈欧胸有成竹的说,魔界的魔,其实也就是一个生灵,只是生活环境恶劣,跑到我们这里舍不得走了,也就是享受个生活,若是想要作恶,恐怕早就暴起伤人了。

    话是这样说,第二天晚上,我安顿了倾城和小红龙,让夏天护在院子里,亲自陪着陈欧过去。

    陈欧有种把魔头抓在手心的感觉,胸有成竹的样子,很不以为然,我不得不再次提醒了他几次。

    随着天色暗下来,中年樵夫准时的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因为他们模样相同,我也分不清这是不是那次在我身边显化的人。只能紧张的看着。

    见我和陈欧拦在路上,刚出森林的老樵夫顿了一下,眼神戒备的朝我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我断定他就是在我面前显化过的那个,急忙提醒陈欧小心点。

    陈欧前面表现得完全不在乎,但这会儿也是知道紧张了,吞了口吐沫,声音发硬的小声道:“林初,你小子眼睛放亮堂一点,势头不对,立刻把我弄走!”

    我暗自拍了拍他的背,两人缓慢的迎着老樵夫走了过去,还不等我们开口,老樵夫就有些不耐烦的把柴垛放了下来,开门进山的道:“你们两个,拦在路上有何贵干?我只是想在这里求得片刻安宁,并不想插手任何事,还请行个方便!”

    他这一开口,跟乡村樵夫的形象完全就不符。几天来,我们也习以为常,并不觉得奇怪。

    陈欧笑呵呵的老远就伸着手道:“老哥哥,你不用担心,我们并没有恶意,这几天,我跟你的十一个兄弟都喝过酒,对你们了解很多,也不会抱有偏见。”

    陈欧这话说话,中年樵夫的瞳孔就变成了紫色,身上也有紫色的魔气释放出来,吓得陈欧当场就停了下来,抬着手,后面的话不敢说出来了。

    我立刻释放先天道气,把陈欧护在里面,压制魔气的同时道:“我并无恶意,若非如此,也用不着麻烦的接触你十一个兄弟,直接就动手了,我找你,是想让你帮个忙,仅此而已!”

    “你们不会干涉我的生活?”中年樵夫开口,眼里的紫气有所收敛,只是声音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瓮声瓮气,感觉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魔头在说话。

    我点点头。

    中年樵夫继续道:“千多年前,我在这里还有一个好友,可惜五百年前,他耗尽了生机,已经死亡,你前几天,已经去看过!他是一个古门派的门主。”

    “蜀山!”我回应他,此时他把蜀山门主搬出来,目的是告诉我们,他并非祸害。

    陈欧这时才缓过一口气,开口道:“我们知道你这种魔和民间那种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不一样,所以才会拦路邀请。老哥哥,现在还有些时间,不如跟我们过去一叙?”

    可能是前天跟我有过一次不愉快的碰面,眼前的中年樵夫戒备心很重,摆了摆手道:“叙就免了,你们有什么事可以在这里说!”

    当下我也不犹豫,道纹收拢,把陈欧拉回来到我身边,然后朝着天空一挥手,漫天的符纹冲天而起,铺天盖地,直接打开了我爷爷布设的天封大阵,天空露出了两个天门。

    魔头道:“我已经无回去的欲望,十二轮回还能让我在这里生活一百二十年,时间一到,我会和故友一样,尘归尘土归土,不会去谋求那丧尽天良的长生之道。”

    他附在中年樵夫身上,形体矮壮黑,老实巴交,说出这番话非常的真诚。

    我直视他的瞳孔,看出他不是在信口开河,博得好感。想想也不奇怪,蜀山灭得很早,我没有接触过蜀山的人,但他们的故事却在民间耳熟能详,都是一些刚正不阿的形象。他能跟蜀山掌门成为朋友,品行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去。

    陈欧还想打哈哈的插嘴套近乎,被我抬手拦住。指着天际的半开的天门道:“再过二十天,下界的通道就会被开启,到时候,这片土地上会血流成河,山川改观。你希望的生活,将会不复存在。”

    魔头仰头看了眼天空,有低头看看周围的绿水青山,呢喃的道:“我故友临终前,让我要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好这一方土地,只是这件事,牵扯极大,想必你们也知道,这是下界想要侵吞上界,到时候阴帝亲临,俯瞰一界,你我皆为蝼蚁,我们能做的,实在太少了。”

    听他说这番话,我对他又多了一些好感,觉得这事的希望也变大了,心里一阵轻松,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收了先天道纹道:“我跟踪过前辈你,也去过你生活的山洞,见到了你生存的方式,探查过灵台,发现灵台上的魔纹阵法,可以对我起到极大的帮助!”

    魔头眉头微皱,“虽然说世间万物皆为生灵

第(1/2)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